×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自动化为何没有影响美国卡车司机需求?

核心提示:美国就业岗位可能因“电脑化”而消失,这一预测曾一度引发恐慌。从长远来看,我们可能会看到机器人接管卡车驾驶室。但短期而言,真正重要的问题不是卡车司机的岗位短缺,而是人类卡车司机严重短缺。飞速增长的经济与网络购物的兴起,使得人们对远距离运输的需求日益高涨,让卡车公司的服务供不应求。

以前,如果你同时说出“卡车司机”和“21世纪经济”,多数经济学家(以及选民)会猜测你要说的下一个词是“失业”。

这并不奇怪。几年前,汽车专家们就开始警告称,很快,电脑就将不仅驾驶汽车,还驾驶卡车。例如,2017年的一篇卡车行业报告预测,到2030年,在欧美的640万卡车司机中,大约440万人可能会失业,因为卡车将由机器人驾驶。

毫不意外的是,这引起了人们对这个政治经济学问题的严重忧虑,特别是在美国。毕竟,最近几十年,卡车驾驶已成为美国非大学毕业生薪资最高的工作之一,卡车司机大多为中年男性,受教育程度低。

因此卡车司机可能会突然被逐出劳动力大军的想法加剧了如下担忧:我们将面临一个反乌托邦未来——这个令人恐慌的主题当然正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他的总统竞选中利用过的。

但最近,卡车行业出现了一些特别且出人意料的事情。确实,从长远来看,我们可能会看到自动驾驶汽车上路。但短期而言,真正重要的问题不是卡车司机的岗位短缺,而是人类卡车司机严重短缺。飞速增长的经济与网络购物的兴起,使得人们对远距离运输的需求日益高涨,让卡车公司的服务供不应求。

咨询顾问们表示,需求如此之高,以至于产能利用率现在已达到大约100%(本10年初为85%)。卡车运输行业的生产者价格指数(PPI)比一年前高出6%。这损害了从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到Clorox等公司的利润率,高管们表示,这个问题可能会很快变得更糟。

投资者应如何理解这点?至少可以从中学到3点。第一,这件事表明,我们不应完全相信对技术和就业的具有未来主义色彩的预测。几年前,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曾预测,未来10到20年,47%的美国就业岗位可能因“电脑化”而消失,这一预测曾一度引发恐慌。

然而,不久前,总部位于巴黎的“富国俱乐部”经合组织(OECD)展开了自己的细致研究,研究估计,在西方“只有”14%的就业可能会被自动化取代。这听上去可能还是非常吓人。但同样明显的是,机器人的普及可能是不平均的,时间也是不确定的。

其次,自动化和数字化出现的速度并不平均,这让建立一个非常灵活的培训体系变得非常重要,这个体系不仅要教会孩子应对不确定的就业市场,还要能对成人进行再培训。

美国在这方面表现得并不好。回过头来重新思考一下卡车司机的问题吧。经济理论通常认为,如果薪资上涨,卡车司机严重短缺的问题应会得到自我修正。现在,薪资确实似乎在上涨,一些卡车公司因为迫切希望招徕高技能的卡车司机,还提供丰厚的奖金和其他福利。

但潜在的卡车司机还是往往得自掏腰包接受培训(花费可能在5000美元至1万美元),还要完成复杂的官僚手续。在建筑等部门对劳动力有需求的情况下(更别提有关卡车司机被机器人取代的热烈讨论了),很难吸引较年轻的人来做卡车司机。美国需要主动出击、解决这个问题,可能的途径是让公司与社区大学合作,为培训计划提供补贴。这种合作没有出现。

最后,卡车行业的情况预示着让美联储(Fed)头疼的一些结构性瓶颈所存在的更严重问题。过去10年的多数时间里,薪资涨幅和通胀一直出奇地低。然而,薪资现在在上涨。美国数据显示,3月年度薪资涨幅为2.7%。

根据历史标准,这没有什么可恐慌的。但我们在交通行业看到的劳动力短缺现象并非个例。建筑、油井和部分制造业等其他领域也在出现劳动力短缺。难怪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现在担心,“很多人低估了通胀和薪资上行的可能性,这意味着,他们可能低估了美联储可能不得不比我们所有人想象的更快加息的可能性”。

当然,怀疑者可能会辩称,指出未来的风险就是像戴蒙这样的人的工作。美联储主席杰伊•鲍威尔(Jay Powell)不久前表示,美联储预测未来一年仅会温和增长。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对卡车司机(或者泥瓦匠、钻油工人)的需求可能会开始减缓。确实,从长远来看,电脑最终会接管卡车驾驶室、车间或油井。

但短期来看,有一点很清楚,特朗普对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反乌托邦描绘越来越不符合现实。是的,美国存在就业问题,但这与某些特殊技能的短缺有关。这不可能通过对贸易征收关税或通过减税来解决,更别提通过收紧移民政策来解决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