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挪威式创新解密:政府主导,小企业当道

核心提示:企业规模不到100人,80%的公司员工不到5人,却创造了70%的就业机会。作为北欧五国之一的挪威,仅有500多万人口,尤其在海洋科技、生命健康、清洁能源方面表现突出。以企业为主体,发挥政府的引导和服务功能,调动社会各方资源实现产学研资源整合,在驱动国家创新探索上挪威提供了参考样本。

企业规模不到100人,80%的公司员工不到5人,却创造了70%的就业机会。作为北欧五国之一的挪威,仅有500多万人口,尤其在海洋科技、生命健康、清洁能源方面表现突出。

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2016年全球创新指数排行榜上挪威位列第二十二,这一排行榜的衡量指标包括大学科研质量、企业研发支出、产学研合作、专利数量、科技人才数量等。

“小企业意味着创新和创造,小即美、小即强大。”在2017年中国挪威商业峰会上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表示。

谁来主导创新

在挪威,负责科技创新的机构主要有三个,挪威研究理事会(ResearchCouncilofNorway)、挪威创新署(InnovationNorway)和挪威产业发展公司(SIVA),而这三个机构均为国有企业,董事会由学术界和私营机构组成,一方面为政府研究和创新政策的制定提供建议,另一方面,也为创新企业发展提供咨询和服务。

挪威研究理事会隶属于教育与研究部,致力于提升科学领域中所有基础和应用研究。理事会为很多国家研究计划提供资助,并为研究机构提供机构基金,负责了大约1/3公共研究基金的分配。下设六个部门负责挪威工业和能源、生物生产和改良、环境与发展、文化和社会、自然科学和技术方面的研究。

2014年,发现“大脑中的GPS”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挪威科技大学教授梅·布里特·莫泽及其丈夫爱德华·莫泽就曾得到欧盟委员会和挪威研究理事会的大笔拨款,得以将研究深入开展。

“在特隆赫姆不管是大学还是科研机构都十分支持我们的研究工作,这也是我愿意一直留在这里的原因,同时我们还能够获得很多的内部资金支援,当我们有什么需求的时候,他们也很耐心听取我们的想法,这是很难得的。”爱德华·莫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挪威研究理事会对科研的投入也在不断加大,根据其就国家2018年重点布局领域提交的计划来看,2018财年国家预算中对科研的投入预算再增加12亿挪威克朗。

产业部与贸易部下也设有挪威创新署和挪威产业发展公司,前者为半官方性质,采取企业运作管理模式,主要负责完善和管理以商业为导向的国家及区域创新政策。挪威创新署在国内各市镇设置了70多个办公网点,并通过与外交部合作,在世界各地建立40多个国际网点。

为了鼓励促进企业在特殊地区开展具有潜在盈利可能的商业活动,创新署提供贷款、担保以及股权投资,该基金的资产总额已经超过87.2亿挪威克朗。借助这个网络,挪威企业的最新创意可以“走出去”,获得外国资本支持。同时,国际上最新的市场信息也可以快速地传入挪威国内。

挪威产业发展公司则更为商业化,主要为中小微型企业提供投资资本、担保等服务,帮助企业搭建研发合作网络,并入股多家科学园区、孵化器和投资公司。

“挪威有高技术产品,但并非闻名于世,因为挪威不是主要面向C端市场,而是2B市场。”挪威创新署首席执行官AnitaKrohnTraaseth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产学研结合

大学也是特隆赫姆科技创新的重要引擎之一。特隆赫姆是挪威的教育重镇,挪威第二大的大学挪威科技大学(NTUN)就位于特隆赫姆,该大学是挪威全国顶尖的工程与工业技术研究中心。除NTNU之外,南特伦德拉格学院、毛德皇后学龄前教育学院与BI挪威管理学院特隆赫姆校区均坐落于这座小镇。特隆赫姆市的大学生人数基本占全市人口的五分之一。

挪威实施十年制义务教育,高等教育直接由中央政府负责,以公立教育为主,教研团队的研究经费非常丰富。例如在挪威博士生实施导师项目资助制,即先有项目和需求,再根据这些需求招聘博士,在读博之前学校会签订博士合同,这些博士拥有薪资,除参与教研团队的课题外,还承担一定的教学任务。

据了解,挪威博士的起薪在2015年大约是43万挪威克朗,因为公立大学的博士算是国家雇员,所以薪资也会随着国家整体薪资水平调整而变动。丰厚的生活保障和发展空间,让教研团队能够静下心来进行长期的前沿课题研究。

在科研成果转换方面,大学也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挪威科技大学校长GunnarBovim告诉记者,学校成立了专门的支持教研创新的技术转移办公室和科研企业加速器,这些部门一方面与外部商业机构保持密切联系,另一方面又与高校科研和创新团队保持密切联系,通过资金和资源协助,鼓励学生和教师团队挖掘项目商业价值,并推动项目落地和商业转化。“重要的是让学生感受到,创业是被欢迎和支持的,无论结果是失败还是成功。”GunnarBovim说。

教育、科研与产业紧密结合是挪威创业项目常见的模式,在科研和创新的实施层面,挪威形成了所谓“三位一体”的格局,即高等教育机构、独立研究机构、工业研究部门三部门共同推动科学研究。

北欧地区最大规模的独立研究机构SINTEF(挪威科技工作研究院)同样位于特隆赫姆,在超过60年的时间里,该研究所创造了大量的科技以及创新技术。今天SINTEF更加国际化,尤其在科技、医药以及社会科学领域,有着广泛的国际合作。

该研究所的2000名工作人员,来自70个国家。每一年,SINTEF支持2000个左右的挪威和国际公司开展科研发展活动。“SINTEF会将科研成果转化成立新公司,并帮助这些公司发展,这些公司成功之后会卖掉所拥有的股份,获得的新资金用于投资创造新的科学研究。”SINTEF负责人表示。

税收激励

为了鼓励科研创新,挪威政府对企业研发费用实施税收减免,Skatterfunn制度即针对所有研发企业的税收减免体制,也就是说,企业的研发经费可以抵免当年应缴税额,对大型公司被批准的研发计划可减免18%的税费,对小型企业可减免20%的税费。

这一激励措施也产生了很好的效果,根据挪威统计局对外公布的《科技研发与创新支持政策的评价报告书》来看,当政府以企业研发经费抵免应缴税额达到100万挪威克朗时,会增加1.2~1.7个长期就业岗位。

和没有接受政府减免优惠的企业比较,接受优惠的企业每投入100万挪威克朗能够创造出180万挪威克朗的生产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研发抵免计划的重要特色之一是在抵免税额大于应缴税额的情况下,差额部分以现金补贴的形式发放给企业,特别是在企业因亏损等原因无需纳税时,抵免金额将全额发放给企业,这无疑给缺乏科研资金的中小企业极大的帮助。

以企业为主体,发挥政府的引导和服务功能,调动社会各方资源实现产学研资源整合,在驱动国家创新探索上挪威提供了参考样本。

根据驻挪威经商参处的统计,从2008年到2012年4月,共收到29728个项目申请,获得批准的项目为22582个,批准率为76%。包含研发经费560亿挪威克朗,抵免税额达107亿挪威克朗,涉及9600个企业。其中研发最为活跃的即信息通信、石油天然气和渔业,分别占批准项目的20%、11%、11%。截至2012年3月,84%的项目完成最终目标,75%的项目已经获得或显现出可观的经济回报,已完成的项目中,96%的研发成果已经商业化。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