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你的工作不一定会被自动化取代

核心提示:经合组织(OECD)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称,自动化风险高的就业岗位的分布大有不同,需要较高教育程度的就业岗位仍基本安全,而只需要基础教育的工作面临的风险较高。因此,自动化对农村地区的影响可能超过城市,这将进一步拉大城乡差距。

人们对于下一个自动化阶段最担心的似乎是没有人会安全的感觉。我们被告知,这一次将被砍掉的不只是工厂工人和打字员,还有出租车司机、会计和律师。或许这就是人们为什么没有很快思考技术进步的潜在地理影响。如果所有人都会受到影响,那么所有地区肯定也会受到影响。

然而之前的技术颠覆浪潮并没有不加区分地席卷所有国家。它们受到经济格局的影响。这一次情况真的会不同吗?越来越多的研究似乎表明,新机器时代的地理影响实际上将非常不均衡。

经合组织(OECD)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称,自动化风险高的就业岗位的分布大有不同。经合组织是一个成员国多数为富国的俱乐部,总部设在巴黎。

总体来说,北欧、北美和新西兰的自动化风险远远低于南欧和东欧。在斯洛伐克西部,近40%的就业面临风险,在挪威奥斯陆及周边地区,这一比例约为4%。

一些国家(并非全部)在本国内部也存在巨大差异。例如,在西班牙,自动化风险最高和最低地区的差距为12个百分点。在加拿大,这种差距仅为1个百分点。

正如这些研究结果所应该表明的,经合组织并不认为所有人的工作都面临同等程度的自动化风险。其计算基于下列假设:一些任务依然超出机器人和算法的能力:创造性智慧、社交智慧和一些需要敏捷且非结构性的体力活动。通过考察人们在不同职业所做的任务,经合组织得出结论称,需要较高教育程度的就业岗位仍基本安全,而只需要基础教育的工作(有一些例外,例如社会关怀)面临的风险远远高于之前几轮自动化浪潮。

从地理角度来看,这令人担忧,因为本地就业市场的多样性不如以前。多年来,城市一直从农村吸纳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因此自动化对农村地区的影响可能超过城市,这将进一步拉大城乡差距。

然而,情况并非都是悲观的。就业会毁灭,也会被创造。实际上,这个过程已在发生。2011年至2016年,在60%的地区,自动化风险低的职业的就业创造超过高风险职业的就业破坏。

我们最该担心的是那些未能躲避伤害的地区。例如,在英国,几乎所有地区都在自动化风险较低的职业中创造就业岗位。一个例外是北爱尔兰,该地区的就业市场最为疲弱。在这里趋势是相反的:自动化风险高的职业近年在推动就业增长。在该研究涵盖的21个国家中,大约十分之一的地区与北爱尔兰处于相同境地。另有9%在自动化风险较低的职业中遭遇就业损失。

地方和国家政策制定者应更加努力,通过更完善的交通和互联网基础设施来连接农村地区和城市。他们还应努力在国内鼓励更好质量和不容易自动化的就业。但历史经验表明,他们应该提防权宜之计。例如,在苏格兰,政治人士曾为跨国集团提供财务激励,以求在受到工业衰落肆虐的地区建设电子工厂。但在网络股泡沫破裂后,随着这些公司将生产大规模转向成本较低的国家,“欧洲硅谷”消失了。貌似“未来主义”的工作不一定经得起未来的考验。

那些自动化风险最低的国家提供了有益的教训。从本国经济的行业构成来看,这些国家往往并非那么不同。它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工作在实践中的操作方式。例如,斯洛伐克的一个制造业岗位可能负责少量可以自动化的任务,而北欧的一个制造业岗位可能需要监督工业机器人、解决复杂问题以及质量控制。工作不一定需要被消灭和替代;它们也可能演变为更好、更安全、生产率更高的岗位。

然而一些地区是在朝着错误的方向演变。经济剧变可能会给整个风景线留下永久伤痕。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措施,明天我们可能要应对新的机器人“锈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