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不只是新零售,阿里还在加速撬动工业互联网

核心提示:工业互联网平台向下对接海量工业装备、仪器、产品,向上支撑工业智能化应用的快速开发与部署,发挥着类似于微软Windows、谷歌Android系统和苹果iOS系统的重要作用,术业有专攻,加上工业品类如此多,单靠一家企业很难建立一个完整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各家云厂商进入也都会根据自己的优势有所侧重。

“工业互联网”正在成为科技巨头们争夺未来制造业的重要领域。

就在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在证监会预披露招股说明书、拟在上交所上市的前一天,恒逸石化发布晚间公告,公司与阿里云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约定合作框架协议下的各具体合作项目,将会依托阿里云的云计算、大数据的产品、技术以及专家服务进行建设,共建石化产业ET工业大脑。

在消费互联网市场已经日趋成熟的情况下,阿里等互联网巨头需要在工业互联网寻找新的增长点。据GE预测,到2020年,工业互联网年产值将达到2250亿美元,超过消费互联网1700亿美元的产值。

工业互联网平台有“四道闸”

工业互联网平台向下对接海量工业装备、仪器、产品,向上支撑工业智能化应用的快速开发与部署,发挥着类似于微软Windows、谷歌Android系统和苹果iOS系统的重要作用,术业有专攻,加上工业品类如此多,单靠一家企业很难建立一个完整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各家云厂商进入也都会根据自己的优势有所侧重。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阿里云ET工业大脑总经理王峰表示,工业大脑主要做基础设施IaaS层和工业PaaS层,“应用层以合作伙伴为主,边缘层会联合一些硬件厂商。”

数据采集是基础。王峰表示,从不同设备仪器中获取数据的能力是衡量工业互联网平台好坏的第一道闸。在解决多类工业设备接入问题时,云厂商要能无缝对接不同设备、装备的工控协议(工业控制通信协议),而且不同设备厂商的制式、标准都不一样,要解决兼容问题。一旦承包项目后,阿里云将这一部分外包给生态中的其他合作伙伴,由他们构建本地网关,获取数据、转化协议。

第二道闸是构建工业数据体系,沉淀数据知识和规则,搭建CPS (信息-物理系统)。工业体系有40个左右的大类,500多个小类,每个不同的类就是不同的行业。工业云平台必须要做好兼容和可扩展性的开发工作,并且要沉淀机器数据、ERP(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企业资源计划)数据等各类数据,把原来杂乱无章的各种数据融合在一起,形成具备工业独特特征的工业数据体系,“比如光伏行业的数据组织与化工行业的数据组织就不一样。”

再往上走第三层,是基于工业数据分析与建模。王峰表示,目前阿里工业大脑主打生产线流程制造部门,能够通过关键因素识别、工艺参数推荐,提升客户产线的良品率。

以阿里云与协鑫合作为例,光伏切片生产车间的湿度、温度、砂浆上下部温度、导轮上下部温度等上千个参数实时影响着生产。ET工作的第一步,是将标准化车间所有端口的数据传入工业大脑,随后通过人工智能算法,对所有关联参数进行深度学习计算,精准分析出与良品率最相关的60个关键参数,并搭建参数曲线,在生产过程中实时监测和控制变量。通过合作,协鑫光伏的生产良品率已经提升1个百分点,每年可节省上亿元的生产成本。

最后一道闸是由互联网企业、工业企业、众多开发者等多方主体参与应用开发的工业APP层,其核心是面向特定行业、特定场景开发在线监测、运营优化和预测性维护等具体应用服务。对于阿里云、腾讯云等互联网和IT企业而言,重点都不是做应用。王峰称, “我们越往上走,切入越少”;华为多次强调 “不做应用”;马化腾也曾表示,腾讯主要提供的是底层的基础能力。

工业潜力无限 巨头争相进入

隔行如隔山,阿里云主要经验在电商和物流领域,腾讯云侧重游戏、社交领域,都与工业专业知识相差甚远,而一些制造企业联网上云智能化的动力不大。

埃森哲大中华区数字服务总裁俞毅表示,根据调研,目前只有4%的受访中国制造企业认为数字化领域的回报能匹配投资。很多企业看不到合适的效果,因而缺乏进一步投资的愿望。

曾经,很多中国制造企业不具备联网能力,也没有上云意识,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下,传统制造业正逐渐向智能化转型,工业云的潜力开始显现。继消费互联网后,各家云厂商相继切入工业互联网,争做工业云平台,王峰直言“云厂商之间的竞争都是你死我活”。

近两年,阿里、腾讯等国内主流云厂商加速了在工业云领域的布局。2017年3月,阿里云正式发布ET工业大脑,并在11月宣布将在广东建设阿里云工业互联网云平台,将全国工业云总部定于广州。随后,腾讯云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发布腾讯首个工业云平台,腾讯云产业基地正式落地宁波。

是什么吸引着巨头争相进入工业领域?

一方面,消费侧增长空间有限。俞毅表示,互联网企业本身在原有市场红利慢慢饱和的情况下,要往新的角度去发展。仅解决消费端和渠道的痛点并不能根本改变这一问题,所以他们自然会往后延伸。

另一方面,随着对实体经济的参与程度增加,互联网企业的能力也在增加。在2月1日举行的2018工业互联网峰会期间,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副理事长、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刘松对媒体表示,阿里在电商和互联网的生态里面已形成了大量的品牌和客户,而客户定制化的需求推动了C2B和C2M,“这要求他们的生产侧、供给侧和供应链都能更灵活”。

刘松称,工业领域的自动化设备和企业沉淀了大量数据,利用这些数据可以优化产量,降低能耗。正因如此,互联网公司掌握的技术正好有了用武之地。“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从这四项关键技术看,能在工业界找到最有价值的应用场景。”

此外,工业互联网潜力无限。据GE预测,到2025年,工业互联网将创造82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约为全球经济总量的二分之一)。工业互联网效率增长1%,将产生巨大影响。例如,在商用航空领域,每节省1%的燃料意味着将来15年中能节省300亿美元支出。而且,到2020年,工业互联网年产值将达到2250亿美元,超过消费互联网1700亿美元的产值。

政策支持和推动也是一大动力。刘松坦言,中小企业上云依赖于地方政府的推动。除了“中国制造2025”战略,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指导意见之外,地方政府也相继推出相关政策支持,比如浙江的企业上云计划和江苏的130300计划。

王峰指出,很多工业企业上云正是因为政府的推动,“阿里云他(企业)也看不上,但政府的经信委、发改等配合进场,共同推这个事”,这也是互联网企业选择进入工业的一大原因,“政府愿意跟你一起做。你要是做金融,政府的人一般不会来管,因为相对而言偏互联网经济,而工业这块偏传统和制造业经济。”

与工业企业: 可以拉,可以打

在工业互联网领域,云厂商之间处于竞争关系;而互联网企业和工业企业则既有竞争又有合作,用王峰的话就是“可以拉,也可以打,可以合作的地方就合作”,当然,也有重要一点,“我不会和我的客户竞争”。

在去年的工业互联网峰会上,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总工程师余晓晖指出,中国工业互联网的特点为“两大阵营、三大路径、四大模式”,即工业企业和互联网企业两大阵营,前者更侧重生产系统和资产的优化,采用渐进改良产业升级的道路,如海尔、航天科工,三一重工;而互联网企业带来很多变革性思维,可能从商业系统,从用户的需求感知来反馈到生产系统,如阿里云。

目前,阿里云的合作伙伴中主要是算法类企业,也在寻找重要的合作伙伴,如与罗克韦尔、西门子等合作共建平台,而徐工集团等传统工业企业主要是其客户。2016年,徐工集团宣布和阿里云签约共同搭建“徐工工业云”(XCMG-Cloud),致力打造出中国的“Predix”平台,但该平台尚未有新进展。

王峰表示,更偏向和自动化控制的厂商合作共建平台,“因为他们客户很多,各行各业都有。传统制造企业有业务属性,比如恒逸石化从事石化业务,如果他提供这个服务,作为竞争对手,其他石化企业不一定来买这个服务,所以我们一般不会和传统制造业的垂直伙伴共建。我们做平台,肯定是要通用一点。”

与工业企业的具体合作方式一般是找一个共同的客户配合,互相配合,“比如你在项目当中输出什么能力,我在项目当中输出什么能力”。不过,这样的合作要求客户数据接入阿里工业大脑的数据仓内层,“基于这个底线我们才能谈。”只要没有云平台,工业企业都是合作的潜在对象。

为了说服企业、推广工业云平台,阿里云还采取了按效果付费的方式,双方约定好按结果算钱,达不到则客户不用付钱。刘松表示,“对赌就是最小值,剩下的如果帮你省了一个亿,我们可能有一个分成,我拿10%,你拿90%,这样的模式在工业大脑里面已经有好几个成功的案例了,天合光能是里面最早的一个。”

除了工业大脑,阿里还有自己的淘工厂。刘松称,阿里近两三年在工业互联网领域主要集中在三大方向上,即阿里巴巴淘工厂、ET工业大脑和智能产品与服务上。B2B的淘工厂平台上,已经入驻1.5万家纺织服装类企业,完成上游消费者和商家的对接。ET工业大脑则将AI技术、云计算大数据能力与垂直领域行业知识相结合,研发平台建在车间的云服务商。

为什么要布局在这三个方向?

王峰对记者表示,智慧在云、智能在端,工业互联网平台是大脑,淘工厂是手和脚,通过工业大脑的云计算、大数据和AI来控制工厂的生产流程、离散制造,“我们把这些能力下发给自己的淘工厂,以验证可行性;然后做出来智能产品。这样,从智能生产、智能物流到智能产品,建立了全链路的体系。你是怎么做的(由大脑控制),做的怎么样(淘工厂),做了什么(智能产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