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机器人能懂笑话吗?

核心提示:幽默是如此复杂,以至于一些研究人员称之为人工智能的“最后边界”。随着我们越来越多地使用数字助理和机器人看护,对幽默的理解可能对人类与机器之间的顺畅合作至关重要。谁要是发明了能自发搞笑的机器人,绝对能大赚一笔。

我至今仍记得许多年前,喜剧演员鲍博•蒙克豪斯(Bob Monkhouse,见文首照片)讲完一个黑色笑话后,现场观众们的震惊反应。

“我父亲生前是公交车司机。他在睡梦中安详地告别了人世。当时又喊又叫的是他车上的那些乘客。”

如果笑话的必备要素是情绪操纵,那么这个笑话堪称经典。短短三句话,让观众的情绪反应从同情转为恐惧、然后转为好笑。当人们“领会”笑点时,爆发出的畅快笑声几乎是一种发泄。

尽管蒙克豪斯是个喜剧天才,但很少有人会说这位已故的英国笑星代表了人类智慧和创造力的高峰。然而幽默能将大量微妙的语意塞入一个非常小的容器里。幽默是人类互动中计算机最难以理解和模仿的部分之一,它依赖于心理学、文化背景、语言歧义、表达和表演。

幽默是如此复杂,以至于一些研究人员称之为人工智能的“最后边界”。随着我们越来越多地使用数字助理和机器人看护,对幽默的理解可能对人类与机器之间的顺畅合作至关重要。谁要是发明了能自发搞笑的机器人,绝对能大赚一笔。例如,一个会讲俏皮话的交互式聊天机器人可以成为一个非常棒的销售代表。

最近在各大喜剧节上出现了一些比较原始的喜剧表演机器人。但它们粗糙的表演只不过凸显出像人类一样有趣是多么困难。

很难想象哪个计算机编出的笑话,在水准上能媲美雅典娜•库格布勒努(Athena Kugblenu)在8月爱丁堡艺穗节(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上讲的那个,因为她的笑话建立在大量的知识和时事背景基础上:“父权制在将简•奥斯汀(Jane Austen )的头像印在10英镑钞票上的同时推出了非接触。”

尽管如此,在海量数据和模式识别技术的支持下,计算机幽默这一新的学术领域在近年来得到了迅速发展。此类研究大多非常辛苦——每当你试图解释一个笑话时往往如此——但它仍然很有趣。

数学家约翰•艾伦•保罗斯(John Allen Paulos)是研究笑话逻辑的前驱,他在1980年出版的《数学与幽默》(Mathematics and Humour)中探讨了这一主题。长期以来,“不合时宜”一直被认为是幽默中不可或缺的要素。但保罗斯教授试图探索数学和幽默所共有的那些明确而简练的模式、规则和结构。

特别是他将笑话方法论与“灾难理论”作比,后者试图解释突然出现的巨变,例如股市崩盘。他写道:“因此,笑话可以被认为是一种结构化的歧义,包袱一抖,引出理解上的突然巨变。”

如果可以对笑话的结构进行建模,那么编笑话会变得更容易些。但保罗斯教授仍然怀疑计算机可能永远都达不到这样的水平。他写道:“由于幽默依赖于情感、社会和知识层面的许多人类特质,计算机尤其难以模拟。”

这并没有阻止计算机科学家们不断尝试。以色列某研究小组编写了一个相当厉害的识别讽刺的程序。还有人创造了一种方法来分析和生成文字游戏,例如荤双关(double entendre)和双关语。

举一个计算机编的笑话:“一个富含道德‘纤维’的谋杀犯应该怎么称呼?谷物杀手。”(cereal killer,音偕serial killer——译者注)

计算机还可以更有效地在网上搜索笑话,并根据用户的个人情况和情绪状态向他们送上笑话。

例如,微软(Microsoft)的中文聊天机器人“小冰”(Xiaoice)为了让自己与用户的互动越来越机敏,分析了数以百万计的现实对话。它的部分吸引力在于,它可以根据用户个人资料,向其讲述从互联网上找到的笑话。

高度个性化对于送上适当的笑话至关重要。因此,要提高这种有针对性的幽默,就需要计算机对我们的个人兴趣、品味和情绪状态有更多了解。有些用户可能不会喜欢这一点。

但是,也许要经历极为漫长的岁月,机器人才能跨越这条“最后边界”,编出像蒙克豪斯这个经典笑话一样让人产生共鸣、会心一笑的笑话。

“当我第一次说我想成为喜剧演员时,每个人都笑了。现在他们笑不出来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