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无人机行业并非如此绚烂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或到瓶颈期

核心提示:实际上,除了近期的“黑飞”事件之外,无人机行业还在遭遇其他困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就相继传来了两家知名无人机厂商亿航与零度智控大幅裁员的消息,而今年在国外,Lily的倒闭、Parrot转型,让外界看到无人机行业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绚烂。

原标题:无人机行业并非如此绚烂

在受监管升级的影响多家无人机企业业绩出现下滑之后,无人机行业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绚烂,转向开辟工业级市场,是否也能进展顺利?

市场份额领先未能换来高利润?

数据显示,大疆占据全球无人机市场70%的份额。而在其销量比例当中,80%来自于海外。

大疆的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这里有历史方面的原因,大疆从创立公司以来,首先在海外销售,包括美国、欧洲,近两年才开始进行国内市场的拓展。因为在欧美国家航模比较成熟,然后各地的用户也有郊游的习惯,无人机在这种成熟的市场更容易被接受。”

而对于业内的评价,大疆一直在利用销售价格低廉的无人机,来削弱市场上其他公司的竞争力。上述人士则认为,大疆的产品价格并不低。在国外的门店,如果消费者提出要买性价比高的无人机产品,店员会推荐一些国外的牌子,如果要买性能好的,才会推荐大疆。

虽然无人机并不是新鲜的事物,但过去大众对无人机鲜少关注。据悉,得益于德国MK、美国APM、PX4、MWC等公司带头对自己的无人机飞控系统进行了开源,消费级无人机的门槛开始降低。大疆方面表示,苹果是非开源系统,我们也是非开源系统,我们发现市场上有很多飞控系统是开源系统,被各种篡改,但全球范围内有能力劫持我们飞机的是极少的。这也是为何大疆被称为无人机界的“苹果”的原因。

此外,无人机芯片仍然被控制在高通、英特尔等巨头手中,前者推出的“高通骁龙解决方案”,被用作无人机的主要控制系统,后者推出了两款具有强大的图形运算能力的芯片组,能提高无人机的视觉识别应用。因而,业内人士认为,大疆的崛起在于它抓住了消费级无人机成长的时机,恰到好处地在市场尚未成型的时候,通过一款性能不错的产品正式定义了无人机在普通消费层面的概念。

AOPA(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执行秘书长柯玉宝认为,企业的成功一定是在合适的时机推出合适的产品。但要占领这么大的市场份额,企业策略也得对,然后产品得好,价格得适中。

柯玉宝指出,一个飞控不是利用一两年就能解决得很好,相对而言,还是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有的厂家可能积累10年以上。现在开源了,对于广大爱好者而言是好事,确实也带来了弊病。作为发布者,可能初衷是想让大家省事,在原有的基础上去完善飞控。但既然是开源,肯定不是很成熟的产品,需要不断去弥补它,而不是拿去就用,如果拿这个不完善的飞控装到飞机上,很容易出问题。

反过来,市场份额上的绝对领先是否带来了高利润?有媒体称拿到大疆的销售数据,其2016年纯利润2.6亿元,利润率不足3%,2015年纯利润更低至0.4亿元,利润率不足1%,处于亏损的边缘。而在2012、2013年,大疆利润率均是50%。对此,大疆的内部人士表示不予置评。

艾媒咨询CEO张毅则认为,不要把大疆太神化,其实它也没有太多利润。无人机的成本主要是人工成本,像大疆找的是和麻省理工硕士、博士相当的人员,薪水可想而知,材料成本也不会很低,量产程度,代理商的渠道费用,这些成本一算下来,利润空间也没有多少。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或进入瓶颈期

实际上,除了近期的“黑飞”事件之外,无人机行业还在遭遇其他困惑。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就相继传来了两家知名无人机厂商亿航与零度智控大幅裁员的消息,而今年在国外,Lily的倒闭、Parrot转型,让外界看到无人机行业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绚烂。

时间回到2015年,汪峰用无人机向章子怡送钻戒求婚,让无人机上了一回头条。彼时,无人机在国内刚火起来,亿航的投资人杨宁曾信心满满表示:“我觉得,亿航应该是我第一个1000倍回报率的项目。”随着资金源源不断涌入,越来越多的创业者“跑步进场”。

然而,市场是残酷的,资本遇冷也不过在短短一年间。毕马威和CB Insights共同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无人机行业在2016年第三季度只获得了13笔共计5500万美元的投资,而上一季度,13笔融资总计约1.06亿美元,投资规模缩水近半。而在2015年,无人机领域共出现74笔融资案例,累计融资额达4.54亿美元。

大疆的内部人士认为,过去2~3年,无人机是一个“风口”行业,资本都涌进来。但其实,这个行业并不是通过简单的融资、迅速打造产品的类型。我们是硬件行业,需要把产品拿出去,有足够领先的科技,能够大量地生产等。

按照其说法,通过十年的技术积累发现,如果没有前期在实验室里的埋头苦干,就没有办法拿出消费者满意的产品。

不过,张毅则认为,这个市场空间有限。通过艾媒的观察,无人机市场与平板电脑市场很相似,如今平板电脑的热潮已经消退了。无人机市场,尤其是民用无人机,使用的刚需并不是很明显,不会对我们的身体健康、赚钱能力有多大提升,作为娱乐也不是刚需的产品。

这也就不难理解,近期包括大疆在内的一些消费级无人机企业开始涉足工业级市场。极飞是专注于做农业无人机的,极飞CMO龚槚钦向记者表示:“跨越的门槛,还是比较复杂的。”

据龚槚钦介绍,从个人使用的遥控飞机,到行业应用的规模化自动化飞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内部的操作方式、逻辑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传感器,消费级无人机的传感器都是航模级别的,或者是消费电子级别的,这些级别的传感器要稳定运行是比较困难的,飞机容易失控,但对于工业级的系统来讲,是不允许出现这种问题的,所以工业级的成本会很高。因为工业传感器可能会比消费传感器贵上百倍,去驾驭这些传感器并研发出控制系统,需要很长时间。好比IBM和苹果,IBM在行业系统里面比较有名,苹果专注于个人消费产品,它们相互跨越还是会有难度的。

从目前来看,消费级无人机行业主要依靠销售硬件来盈利,增值服务空间不大,导致可扩展的产业链很短。而张毅认为,无人机在工业、农业等方面的商用也很有限,一个乡镇有一两台就够了,需要用到的数量不大。所以,对于无人机的市场前景,还是比较担心的。

龚槚钦认为,确实有这样的隐患,但是不应该把制造业和服务业区别开来。在一个乡镇里面,确实只需要一两台无人机服务它的农业喷洒,但服务是持续进行的,虽然行业无人机数量上达不到消费级无人机数量这么多,但是从频率上、服务上就远远超过个人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