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中国手机工厂在印度:避开关税扩充产能 满足当地庞大市场需求

核心提示:发展中国家的强劲市场需求,为功能手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窗口,在供应链端,中国的制造商们也闻风而动,正在印度和非洲等新兴市场推出廉价并可以连接4G网络的功能手机。

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最近的手机市场报告,功能手机(也称非智能手机)市场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保持增长势头,与之相对的则是,智能手机市场步入低迷,销量同比下滑。Counterpoint甚至预测,功能机市场将在未来五年持续增长。

发展中国家的强劲市场需求,为功能手机提供了巨大的机会窗口。数据显示,iTel(中国传音旗下品牌)和HMD同时以14%的份额领跑全球功能机市场,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的Jio占11%,三星占8%。这些厂商正在印度和非洲等新兴市场推出廉价并可以连接4G网络的功能手机。

印度地区与中东地区的功能机市场份额都高达36%,亚洲其他地区的功能机市场份额也达到了18%,综合来看亚洲的功能机市场份额全球占比超过了50%。

在供应链端,中国的制造商们也闻风而动,扬帆出击。日前,惠州光弘科技就发布公告表示:拟投资5.27亿印度卢比(约合人民币5200万元)等额现金,认购Vsun Mobile Private Limited(闻尚移动)新增发行的1550万股股份,认购完成以后,光弘科技将持有后者50.82%的股权并成为最大股东。光弘科技是华为、OPPO的核心代工厂,闻尚印度的客户则包括信实、Karbonn、传音等手机品牌厂商。

12月20日,TCL集团印度模组整机一体化智能制造产业园(简称“TCL印度产业园”),在安德拉邦蒂鲁伯蒂正式动工。这也是华星光电的模组业务首次进军海外,为面板业务输出印度打下了基础。

此外,合力泰也宣布在印度建厂,欧菲科技也表示正在研究印度或其他海外市场的建厂机会。

是“逆向行驶”还是刚需?

2017年印度电信管理局(TRAI)发布的数据显示,印度有12亿多手机用户,其中65%为功能手机用户,约为7.8亿。

ID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2季度,印度功能手机出货量为4400万部,与前一年同期相比增长了29%,比智能手机多出1050万部。Counterpoint的研究则显示,2018年第1季度,印度功能手机市场翻番,而智能手机市场与去年同期持平。

Counterpoint的研究显示,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首次出现连续三个季度下滑。相比如此疲软的态势,功能机的逆势上扬显得甚为亮眼。这让人在感叹潮流难测之余,也不禁想一探背后的缘由。

功能机大受欢迎的一个因素是电池续航。电力短缺在印度是一个大问题。截至2017年下半年,在印度近13亿人口中,依然有大约3亿人无法正常用电,占总人口的23%左右。在全球所有尚未通电的人口数量中,印度独占四分之一,未通电人数乃全球之最。世界银行的报告显示,电力短缺给印度经济带来的损失相当于该国GDP的7%左右。

因此在手机续航方面,很多印度用户会首选三天一充的产品,而典型城市用户的智能手机,在运行多个应用的同时一般至少需要一天两充。这使得当地的消费者更加青睐一些功能简单的手机,这样就不至于很快耗光电量。功能机也可以作为智能手机的备用机使用,如果智能手机没电了,就可以使用功能机来救急,还可以与外界保持联系。

但最根本的原因应该还是新兴市场的购买力偏低,印度目前入门智能手机的售价约为4000卢比(约400元人民币),而40%的功能手机用户所使用的产品价格低于1000卢比(约100元人民币)。芯片组、LCD屏幕和存储器占成本的约60%,且日益上涨,因此厂商们很难提供更便宜的智能手机。

耐用性对功能手机用户而言非同小可。他们无力每年购买一部新手机,因此期望一部手机能用上三到四年。对于预算有限的家庭来说,冰箱或电视可能比智能手机更重要。相比智能手机499元以上的入门价格,他们只能转而选择99元的功能机。

此外,随着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成立Jio把运营商市场搅得天翻地覆,印度的4G网络覆盖开始改善,而且资费一路下行,甚至可以免费使用。像JioPhone这样的4G功能机,已经预装了Facebook、WhatsApp和其他社交应用,这意味着智能手机并非必须。

更为重要的是,Jio顺势推出了自己的互联网服务,从社交、电商、支付、影视影音到新闻网站等需求,都能在Jio的服务上得到满足,而这些服务所产生的流量也全部免费。业内分析师预计,从Jio TV、Jio Cinema、Jio Music、Saavn、Jio Mags、Jio Chat到Jio Money,Jio的应用生态即将成熟。

数据显示,在Jio的2.52亿用户中,平均客户参与度高达每天290分钟,月平均视频消费15.4小时,月平均数据消费量为10.6GB,用户习惯已经养成。信实零售表示,该公司的4G功能手机的用户“在互联网和应用程序上花费的时间,比智能手机用户更多”,“JioPhone上使用的语音指令数量,现在超过了智能手机五倍”。

日益丰富完善的互联网体验和功能,能使用4G网络,能上网,能用各种社交应用,甚至还配备语音助手(Jio Phone就与Google合作,在手机中移植了Google Assistant语音助手),可以和用户语音交互,NFC、红外遥控等功能也一应俱全,实际上功能机和智能机的区别几乎就差了一块触摸屏幕(屏幕也是形成差价的主要零部件)。

对于购买力不足的用户而言,可以用足以负担的价格,接入4G互联网体验,还有更好的选择吗?而这些人群,恰恰是“沉默的大多数”,尽管由于难以发声,其诉求经常被忽略,但市场基数却不容小觑。

IDC在2018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印度有一半的功能手机用户计划在半年内购买4G功能手机。根据印度电信管理局(TRAI)发布的数据,印度市场将有4亿左右的4G功能手机需求。

血的教训,新的布局

根据光弘科技的公告,此次投资闻尚,是因为印度手机市场是目前全球增长最快的市场,而印度政府频繁提升手机相关的进口关税,促使中国手机厂商在印度设厂生产,以避开高额关税。

据悉,从2018年4月1日开始,印度政府将进口手机的关税从15%提高至20%,以保护本地制造业。这是印度短时间内的第二次调税,在2017年12月,印度刚刚宣布将手机关税从10%提高至15%。

目前,印度本土专业手机制造基础较为落后,产能仍严重不足,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因此,光弘科技认为,在控股闻尚公司后,随着对闻尚SMT 及先进的组装技术的导入,公司将迅速抢占庞大的印度手机市场,未来增长可期。

洞察到这个机会的,还有TCL集团旗下的华星光电。12月20日上午,TCL印度产业园在安德拉邦正式动工建设。与以往不同,这次对TCL而言并非产品输出,而是从屏幕到整机的产业链能力输出。

TCL集团董事长兼CEO、华星光电董事长李东生表示:“印度市场是TCL重要的战略市场,这次TCL不仅仅销售产品给消费者,而是将TCL在产业一体化上的能力导入,以资本及技术密集的半导体显示产业为核心,同步引入上下游配套企业,建立当地的产业生态,接下来将逐步建立手机、家电的生产工厂。”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7年印度人口13.39亿。在经济高速发展、可支配收入逐年递增的情况下,印度8亿35岁以下的年轻人具备成为“新中产阶级”的巨大潜力。预计到2025年,印度消费支出年均增长率达到12%,比全球平均增长率高出两倍以上,印度将成为全球第三大消费市场。而印度消费电子产品的市场容量也不断扩大,尤其是手机和电视,因此大小尺寸显示屏需求将在未来数年中稳步增长。

针对印度的关税上调和产能不足,中国的手机企业也开始纷纷要求供应商到印度建厂,以减少关税成本,扩大竞争实力。经过数年时间,小米、vivo、OPPO等品牌都进入印度并做了大量投资。

小米在2015年宣布开启印度本土生产,同年与富士康合作,开设第一家工厂。之后,又分别于2017年设立第二家手机工厂和首家移动电源工厂,2018年上半年,再度宣布建第三座工厂。小米印度首席营销官Anuj Sharma表示:“目前(小米手机)大约95%的零部件是印度制造的”,“我们目前在印度有六家工厂。”

最近,小米印度还邀请更多的智能手机零部件供应商在印度投资,从而进一步实现手机生产的整体本地化。其中,零部件供应商合力泰已经与安德拉邦政府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来启动制造工厂。

vivo现有的工厂位于印度北方省的大诺伊达地区,占地50英亩多,已完全实现本地化生产,包括印刷电路板都在当地生产。该工厂的投资为30亿卢比。

《印度经济时报》不久前报道, vivo印度负责人Nipun Marya称,公司拟在其“印度制造”的二期阶段继续投资40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近40亿),其中包括建造一个新工厂。

OPPO则购置了印度新科技园区的土地,目前已进入运营状态,并计划2019年正式启动该园区。与OPPO达成协议的零部件供应商,也将来到印度,在即将落成的科技园附近建立自己的生产设施。

据悉,OPPO将在大诺伊达建立第二家制造工厂,并于2019年投产。一旦竣工投产,该工厂每年将能生产5000万台手机。该公司第一座工厂也位于大诺伊达,每年能生产1500万部智能手机,员工人数目前约为4000人。

事实上,与其说是关税因素,毋宁说这些厂商在中国目睹或亲历了血的教训,再不敢在供应链上有丝毫大意。远的如小米,在2016年就因此陷入危局,直到雷军亲自狠抓供应链管理,实现产能爬坡,才缓过了一口气,但在中国也已被荣耀、OPPO、vivo压制。近的如锤子,创立伊始,就因为供应链问题影响到旗舰产品的上市销售,最近更受此影响走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口。

对于一家手机品牌厂商而言,营销、设计略有波动尚可调整,而供应一旦波动,就岌岌可危乃至万劫不复了。在供应链端,一般至少提前一年以上预约敲定产能,如果出现问题,影响波及的后续周期也很长,调整扭转将是一个事关全局的系统性工程。在血雨腥风中活下来并进军印度市场的中国厂商们,心头始终长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他们比谁都明了其中的沉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