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智能手机开始成熟

核心提示:智能手机只用10年时间就达到了S曲线的顶点——这是典型的扩散模式:先是缓慢的初始增长,然后随着口碑传播迅速占领市场,后来放缓。但即便在人们急于购买新技术时,要理解其全部潜力往往还为时过早:只有在产业和社会全面适应之后才能做到那一点。

没有多少公司会建议用户少用自家最流行的产品。然而,苹果(Apple)软件工程部门主管克雷格•费代里吉(Craig Federighi)上周在加州平静地谈到,使用iPhone已变成“一种习惯,以至于我们甚至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变得多么心不在焉”。

当市场增长动力枯竭(正如智能手机销量所示)时,更没有多少公司会建议你放下他们的产品休息一下。iPhone推出11年后,2017年其全球销量略有下降,研究机构IDC预计今年将再次下滑。现在似乎并非列出这款产品种种弊端的理想时机。

苹果并不太担心。任何公司如果将一场两小时演示的如此多时间用来摆弄MeMoji卡通表情包、演示一款模仿双向无线电的应用并展示一款增强现实(AR)乐高(Lego)组合,都不可能感觉到生死存亡的危险。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向应用程序开发者喊话道:“你们会喜欢这些空中视角屏保的!”

这正应了那句老话:我们倾向于高估任何技术的短期效应,而低估其长期效应。如今,约36亿人(世界一半人口)能够访问互联网。智能手机销售趋缓并非出现某种问题的象征,而只说明它们的普及速度极快。

智能手机只用10年时间就达到了S曲线的顶点——这是典型的扩散模式:先是缓慢的初始增长,然后随着口碑传播迅速占领市场,后来放缓。但即便在人们急于购买新技术时,要理解其全部潜力往往还为时过早:只有在产业和社会全面适应之后才能做到那一点。

大范围普及的时代——当一种技术不再引发那么多兴奋,人们的注意力转向下一类设备(就智能手机而言就是手表、家用扬声器和无人机)——是事情真正开始发生的时候。正如电力的出现推动20世纪的工厂围绕多个电源插座(而不是蒸汽驱动的轴)重新布置。手机已经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

正如风投公司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合伙人玛丽•米克(Mary Meeker)上周在加州举行的Code Conference上指出的,最明显的迹象是人们在手机上投入的时间。她对互联网趋势的年度总结,早已成了硅谷自我宣传的一种仪式,但她展示了大量证据,证明销售趋缓掩盖了其他形式的增长。

如今,美国人平均每天花3.3个小时在手机上使用数字媒体,是2008年iPhone成为新宠时的10倍。总的使用时间(包括使用台式电脑及其他上网设备)如今合计达近6个小时,与人们睡眠的时间不相上下。皮尤(Pew)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45%的美国青少年表示他们“几乎始终”在线。

因此,苹果推出能够让用户控制自己“iPhone瘾”的“屏幕时间”(Screen Time)应用,而且费代里吉在宣布这款应用时兴高采烈——少花点时间在Twitter和Instagram上,不会对他的公司造成伤害。总有优步(Uber)叫车要评分,有FaceTime群聊要加入,还有MeMoji表情包要发送给朋友。

与多年前相比,苹果的设备如今建立在更复杂的技术之上。该公司低调推出一套工具,让77个国家的2000万软件开发者利用机器学习在自己的应用中进行图像识别——在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推出第一代iPhone时,机器学习是人工智能的一种雏形。

智能手机最初就像连接窄带无线网的微型电脑,但现在包含了从高速宽带到全球定位、图形芯片和传感器等一整套技术。出现在S曲线顶端的设备与最初的设备关系已经不大。

这不仅带来了应用的爆炸式增长,也带来了行业应用的爆炸式增长。它们包括占中国零售额20%的电子商务(其中很大一部分通过手机完成)以及Waze等应用。Waze将地图与司机对交通环境的报告结合在一起。这带来了米克所称的“大量使用、非常有用”——以及滥用。

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对将计算机和通信革命的影响与1870年至1900年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包括电力、内燃发动机和自来水)相提并论提出了质疑。正如经济学家罗伯特•索罗(Robert Solow)曾经打趣说的,在生产率统计数据中很难发现计算机革命的影响。

戈登教授将计算机革命的高潮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从而完全忽略了智能手机。我不会那么快。2000年3月泡沫破裂时,科技公司在MSCI指数中占美国上市公司市值达33%,如今回升至25%。本周,微软(Microsoft)斥资75亿美元收购了在线软件服务GitHub。

上周,苹果与开发者玩了游戏,但其发明的技术尚未显示出全部冲击力。先不要关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