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为何说微软云计算对亚马逊AWS“趁火打劫”?

核心提示:微软与美国第二大连锁超市Albertsons签署了一项为期3年的协议,该协议将使微软的Azure成为首选的云计算平台。此项合作不仅涉及Albertsons在Azure上部署并使用Microsoft 365,还计划使用微软的人工智能技术。目前这两家公司可以合作使用无人收银系统,并已经在进行测试。

自亚马逊以137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天然食品零售商Whole Foods和扩展Amazon Go商店以来,零售商和连锁超市一直在以更快的速度迁移到Azure。

近日,微软刚刚与美国第二大连锁超市Albertsons签署了一项为期3年的协议,该协议将使微软的Azure成为首选的云计算平台。Albertsons的选择是Azure而不是AWS,一个考虑因素是微软不是其零售方面的竞争对手。

这是微软的又一次“高调”胜利——因为这可是一个有钱的大客户。

记者了解到,私营的Albertsons是其同名超市的母公司,拥有2200多家商店和超过250000名员工,根据总收入,Albertsons在2018年财富500强中排名第53位。该公司是仅次于Kroger的北美第二大连锁超市(Kroger拥有2778家商店)。

一名妇女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Albertson商店外

据悉,此项合作不仅涉及Albertsons在Azure上部署并使用Microsoft 365,还计划使用微软的人工智能技术。目前这两家公司可以合作使用无人收银系统,并已经在进行测试。

三次大型“反击”亚马逊事件

2017年亚马逊收购全食Whole Foods,还开设了亚马逊Go便利店,推广了无人收银技术,并推出了自有品牌的非处方健康产品和零食杂货。

在记者综合来看,亚马逊为了在商业上取得主导地位,有可能是甘心失去一部分AWS的客户的,因为这换来的是巨大的利润型市场。

看看零售巨头们如何坚定不移地与亚马逊展开竞争。

·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与微软

2019年1月,Walgreens Boots Alliance 与微软签署了一份为期7年的大型协议,这将导致其大部分信息技术基础设施迁移到Azure。该协议还包括向该公司的380000名员工推出Microsoft 365基于云的软件,包括Office 365和Windows 10。此外,还计划试点12个数字健康角落,这些角落位于某些商店内,专门用于销售医疗保健相关的硬件和设备。

·Kroger 与微软

Kroger最近还与微软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开发支持未来食品杂货店的数字技术。两家公司将在俄亥俄州门罗和华盛顿州雷德蒙德的两家试点商店合作开发一系列尖端技术。超市将使用数字显示器的货架,其中包括价格和促销以及营养和饮食信息。结合Kroger的应用程序,客户将在接近购物清单上的商品时得到提醒通知,得到更方便的购物体验。

·沃尔玛与微软

当然,最大的交易之一是与全球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签署的协议。这项为期五年的协议在2018年中签署,扩大了两者之间的现有关系,旨在“加速沃尔玛的数字化转型”。作为该交易的一部分,沃尔玛将其两个数字域的重要部分walmart.com和samsclub.com转移到Microsoft Azure。该公司还成为沃尔玛首选的战略云提供商,提供广泛的工具,如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数据平台解决方案,既可用于内部,也可用于面向客户的计划。

这几家公司都在与亚马逊的斗争中有着既得利益的考虑,并且担心因为支付给亚马逊服务费用而使得竞争对手更加强大,选择微软也是规避风险的考虑。

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实际上他们并不是对云计算服务质量本身的担忧,而是完全处于商业竞争的顾虑。

“对手的敌人就是朋友”,云计算领域的生存法则也是很现实的。

现在微软Azure与亚马逊AWS的竞争正酣。虽然微软Azure居于第二,但是双方的差距在日渐缩小,同时由于亚马逊越发关注线下零售以及医疗保健市场,零售行业的客户正成为微软Azure新的增长源。

亚马逊强押线下不无道理

查了查亚马逊的股票市场表现,发现许多分析师警告外界亚马逊可能出现收入放缓的迹象。

亚马逊股价走势

不过,分析师们对收入放缓的担忧是没有根据的,因为亚马逊的Prime会员资格仍然以高保留率增长(增加到几乎每个美国的收入群体),只要Prime会员的保留率很高,亚马逊就不会推动更快的销售增长——这应该为公司在网上商店销售的商品提供更大的定价能力。尽管亚马逊在一些国际市场面临重大挑战,但未来几个季度我们依然可以看到亚马逊更好的盈利能力。

在过去二十年中,亚马逊的股票完全与收入增长有关,即使在公司最具挑战性的时刻,亚马逊的管理层也会指出收入增长趋势,以缓解华尔街的担忧。然而,该公司现在处于不必继续以薄薄的利润销售更多商品的程度。亚马逊的Prime会员资格已达到可持续水平,保留率很高——这才是最大的价值。

一方面,正是由于线上资源的饱和,线下才成为新的黄金地带。挑战沃尔玛,收购全食,打造Amazon GO...野心十足!

另外一个方面原因,亚马逊希望抓住快速消费品市场的机遇来拓展自己的业务。数据统计,到2020年中国的食品杂货店市场产值的增幅将会达到6.6%。相比之下,到时美国的增幅为1.4%。

在中国,阿里势头最猛,主张“新零售”,以淘宝、天猫为主阵地,投资入股了苏宁、盒马生鲜、银泰百货、大润发、饿了么、汇通达等,打造全方位的零售模式;京东大力推广“无界零售”业务,布局了京东到家无人货架,推出了“京东百万便利店计划”,零售业务被视为3C退潮后京东新的增长新引擎;而苏宁则紧跟阿里新零售步伐,要布局苏宁易购县镇店,苏宁小店,苏宁易购云店,苏宁易购大润发店。在印度,电商企业崛起非常迅速。

零售下沉,成为亚马逊追赶中国电商、固守全球第一品牌的新策略。

亚马逊的“自信” 导致微软“走运”

2018年7月,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指出:“在面对志同道合的竞争之前,AWS拥有七年开端的不寻常优势,而且团队从未放慢速度。因此,AWS服务是迄今为止发展最快,功能最丰富的云计算方式。”

显然,AWS始于2006年,但微软的Azure在4年后于2010年2月问世。(也许贝佐斯不认为微软是“志同道合的”?)另一方面,像Alphabet这样的“志趣相投”的竞争对手确实在7年后启动,当时它在2014年推出了它的云平台。所以亚马逊确实有一个坚实的4年开端,因此它提供最多的功能或许是有道理的。

零售巨头们出现转战微软的趋势,似乎并不意味着AWS什么非常严重的损失,但是微软能很好地驾驭这些系统和数据吗?

要知道,电商是当今最为复杂、数据量最大的一个领域,也是云计算最早诞生时的沃土(AWS和阿里云都在电商中接受考验),而亚马逊深耕电商(线下零售稍晚)已超过20年,经验丰富,即便最大的巨头们离开了它,也还有众多小的零售公司、连锁超市在AWS上运行。

微软显然是乐见这种“逃离”亚马逊的势头的——亚马逊虽有稳固的安全边界,但被超越,也有可能是从亚马逊内部开始瓦解。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