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在为80%物流公司提供数据服务之后,G7还在继续向生态链顶端前进

核心提示:“很快行业中会看到百亿的投资,因为物流行业的基础设施要彻底更新”。目前,G7已经服务了超过30000家客户,连接车辆总数超过30万辆,客户类型覆盖快递快运、生产制造、专业运输、合同物流等物流全领域。下一步,翟学魂要考虑的是如何把G7在整个生态链中的地位继续提升,而不仅仅再是增加多少客户、连接多少车的问题。

“中国排名100名的物流公司的车辆的数据服务,最起码有80%多是我们提供。”在G7创始人兼CEO翟学魂看来,这个目标的达到,让G7有了深度介入物流行业场景连接的可能。

目前,G7已经服务了超过30000家客户,连接车辆总数超过30万辆,客户类型覆盖快递快运、生产制造、专业运输、合同物流等物流全领域。下一步,翟学魂要考虑的是如何把G7在整个生态链中的地位继续提升,而不仅仅再是增加多少客户、连接多少车的问题。

2月13日,G7方面宣布,已获得国家开发银行(以下简称“国开行”)的股权投资平台国开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国开金融”)与全球领先的现代物流设施提供商“普洛斯”共计450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而在这轮融资公布前,G7就斩获了腾讯、淡马锡、钟鼎创投等多家机构的4轮融资。

此外,翟学魂对钛媒体透露,在斩获新一轮投资的同时,G7也与全球最大的独立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全球领先的商用车安全和效率控制系统供应商“威伯科”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与国开行、普洛斯、康明斯、威伯科这些上下游资本与资源的深度合作,为G7未来的发展打开了很多新的可能性。

国家队入场

“我们现在发展到这个阶段,融资完全是因为战略上的考虑,这两家公司也补充了我们在产业链上下游的资源,相对来说比钱更重要。”

国开行对G7的支持,在一定程度上与国家股权基金一样,就有了官方资本的背书。翟学魂对钛媒体记者说,作为一个政策性银行,国开行深度参与了国家物流业发展规划和政策的研究制定,每年都至少有5000亿资金向物流方面流动做政策性的支持和衔接对物流基础设施、供应链金融给予重点信贷支持。 “我们希望跟他们对接一下,使得我们以后在客户金融服务上能够取得一定的便捷”。

据悉,依托于国开行的国开金融在物流行业有着广泛的投资布局,其投资组合包括普洛斯、顺丰速递、德邦快运、百世物流、卡行天下、丰巢科技等物流行业上下游公司。

这次G7的战略投资,国开行也有着自己的思考。“我们在物流行业有很多投资,也希望能在物流行业搭建出一个生态圈。”国开行方面表示,尽管已经在物流行业的上下游投出了普洛斯、顺丰、德邦、百世等企业,但促进企业彼此合作、提升每一家被投资企业的运营效率,进而提升整个行业的效率仍是他们未来的目标之一。

“无论是仓库和运输,还是快递和快运,我们希望看到我们投的这些物流企业并不是一个个孤立的园区和仓库,也不是一条条孤立的运输线路,而是彼此连接的,开放共享的。”在物流产业链上,一直在实现全程感知的G7,显然能够满足国开行的想象空间,串联起产业链的上下游公司。

对于另一位战略投资者——全世界最大的物流地产公司普洛斯,翟学魂更期待其所给予G7在物流运作层面的支持。G7之前的服务主要是在运输路程上,和普洛斯合作后, G7不仅可以通过基础设施的数据对接方式将仓库与运输联结,还可以借助普洛斯的力量帮助G7在2017年实现国际化业务上的突破,逐步完善他们在东南亚地区的服务能力。

介入数据共享的源头

“我刚入行的时候,物流是一个完全没信息的行业。”翟学魂说,在物流行业浸淫了近20年,移动互联网与物联网对物流行业的渗透,为原本在办公室、仓库这样的割裂空间中做困兽之斗的G7,找到了取胜之匙。

在行业中摸排滚打多年的他把货车当做切口,以一个车载OBD盒子为起点并不断完善,从位置、线路这些基础场景开始,之后是司机驾驶行为、发动机、视频,甚至是温度方面的数据,通通被G7囊获。

但翟学魂并不满足,他认为数据只有在提升产业链里大家相互之间的协作、信任和效率并分享出来,才有价值。 “虽然现在我们的数据已经足够丰富了,但是每个数据的深度还不够。”翟学魂告诉钛媒体记者,以发动机数据为例,现在G7是可以连接600多种不同型号的发动机,但真正得到的只有8组数据。而与康明斯合作后,G7就可以获得1000多组数据。这是G7选择与独立发动机制造商康明斯战略合作的重要原因。

而G7与商用车安全和效率控制系统供应商威伯科战略合作,除了数据的因素外,更多地是出于安全的考量。威伯科是货车上空气动力的刹车系统几乎唯一的服务部件厂商,G7希望通过威伯科的支持来提升货车的安全服务”。

在翟学魂看来,无论是发动机还是刹车系统的数据,都需要G7去深度介入。将这些数据跟云端密切的集成和共享,使得车队的运营决策跟每辆车每一个实际动作直接挂钩,这个对安全、包括对车辆的油耗都有巨大的影响。“实际上这部分数据真正的空间还不仅仅是现在的10%、20%,所以这是我们下一步要努力的方向之一。”

在电商与资本的推波助澜,以及移动互联网与物联网不断渗透下,物流行业的结构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技术型公司也得到了资本的不断认可。在过去的几年里,资本在物流行业的投资额进入加速放大的过程。

此前,与G7对标的爱尔兰公司Fleetmatics已经于去年8月被Verizon以24亿美元收购,而另一家为企业提供车队管理、驾驶安全解决方案的Lytx也被GTCR以超过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很快行业中会看到百亿的投资,因为物流行业的基础设施要彻底更新。”翟学魂很清楚,如今的物流行业每一个场景的基本动作都在改变。”再过5年,你再去物流仓库,会发现基本上高端的物流仓库都是机器人在操作,物流的基础动作本身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运输也是一样的,所有的司机驾驶方式,再过几年,货车自动驾驶也有可能成为现实。”

有了资本和资源的双重加持,G7在大数据平台建设方面,以及与行业生态链伙伴的数据共享方面,甚至是海外业务方面的推进上,都有了更多的底气。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