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柔性屏背后的中韩之战

核心提示:在中韩两国间展开,中国出现了为改变“缺芯少屏”而奋斗的英雄群体,在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则亦显露出强力“合纵连横”的产业壁垒。中方攻,韩方守,如同5G的硝烟一样,对于柔性屏高地的争夺,都是同样的逻辑——面向未来的竞争。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刘海屏、水滴屏、下巴屏、挖空孔、弹出式摄像头、正反双屏……为了“全面”发展,在屏幕这一亩三分地上,手机厂商们卯足了劲玩出了花儿,无限逼近甚至突破了100%屏占比。

在过去的2018年,“全面屏”是手机业界争夺的主题词,但你可能并不知道,这一年所谓的全面屏竞争背后,已经是柔性屏残酷却不见硝烟的暗战。

主场的战事,在中韩两国间展开,中国出现了为改变“缺芯少屏”而奋斗的英雄群体,在以三星为代表的韩国,则亦显露出强力“合纵连横”的产业壁垒。中方攻,韩方守,如同5G的硝烟一样,对于柔性屏高地的争夺,都是同样的逻辑——面向未来的竞争。

在前不久的MW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最抓人眼球的明星,当之无愧是柔性屏。这一身着华丽外衣的技术突破,甚至压过了5G的风头,成为最大的话题焦点。真正可以实现折叠的屏幕,将这场柔性屏战争推向了前台,让人们真真切切感受到,柔性屏的战争,近在眼前。

事实上,从去年年底起,可折叠可弯曲柔性屏已风声渐起。柔宇科技的半路杀出,小米的视频“炫技”,甚至于在春晚的舞台上,观众都能看到演员身着柔性屏特制的服装登场。再到今年MWC上三星和华为的用实力说话,努比亚、TCL紧跟而上,都清晰地释放出一个信号:折叠屏技术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第一批消费级产品已经来到了眼前。

柔性屏商用快步迈进的同时,不同的声音也冒出了头——让屏幕折叠、弯曲的意义何在?柔性屏究竟是噱头还是实质创新?这一场战争将引领什么样的未来?

剑拔弩张

可折叠屏从专业上来说,只是柔性屏发展的极致,以可折叠屏代替传统OLED屏幕,只是屏幕技术演进的一步。

但战事的开局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2018年10月31日,在三星和华为都声称将要首发折叠屏的“争论”声中,一个默默无闻的国产屏幕厂商突然杀了出来,在北京发布了全球第一款折叠屏智能手机,它的名字叫柔派手机。这款手机采用的是柔宇科技独立开发的柔性屏,官方数据称可实现超过20万次的折叠操作,搭载骁龙855处理器。

虽然出场方式颇为突然,但不出所料的是,这款机型目前仍在预售中,除了部分大V已入手测评机之外,大部分付了定金的用户仍然在等待量产。

前来围观柔派手机的吃瓜群众还未完全散去,小米也搞起了事情。小米总裁林斌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展示小米双折叠屏手机工程机,声称这才是“第一款真正的折叠屏手机”。

小米的这次发声引发了消费者对折叠屏的极大关注,也让发布新机已近两个月的柔宇科技再一次找到出场机会,直指小米视频中的工程机造假。

国产手机红海里,见多了“碰瓷”和口水仗,大家更关心小米能否用实力打脸。但让人失望的是,小米的折叠屏手机最终并未被带去巴塞罗那。

在巴展上真正将折叠屏战火点燃的,是三星和华为。

MWC开幕的4天前,三星在旧金山发布了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三星称,该机型经过了20万次实际测试,可以在每天开合100次的情况下,五年不出问题。这款采用屏幕内折方案的柔性屏手机,售价近2000欧元,将于今年4月底上市,首批量产规模为100万台。

华为紧随其后,在MWC上发布了采用屏幕外折方案的Mate X。Mate X采用“鹰翼式”外折设计,关键的铰链技术,能使得手机展开无痕,闭合无缝。与三星Galaxy Fold相比,Mate X无论是折叠前还是折叠后的的屏幕尺寸都会更大,当然售价也更高,直接逼近了2300欧元,官宣称将在今年6月开售。

从2000欧元到2300欧元,三星和华为用实际行动演示了“没有最贵,只有更贵”,可折叠屏手机的量产,直接“秒杀”了苹果所定义的“极致价格”。

不只有三星、华为,参展的中国厂商有点军团的样子。TCL在这次MWC大会召开前发布了折叠屏手机方案,其原型机的铰链以及屏幕均来自TCL自研;而努比亚则另辟蹊径,发布了一款柔性屏腕机,给柔性屏在穿戴设备上的应用打了样。

争奇斗艳。一时之间,柔性屏风光无二,站在了舞台的正中央。在追光灯之外,一众尚未发布折叠屏产品的厂商也没闲着,纷纷表达了“观战感言”。

在联想董事长杨元庆看来,当前发布的所有折叠屏产品都没有超过联想3年前在Tech World上展示的对折屏手机设计,只是放在玻璃罩里的PPT产品。

OPPO副总裁沈义人指出,现在的折叠屏是为了折叠而折叠,两三年内没有普及的可能性。OPPO在今年不计划推出商用折叠屏手机。

雷军在小米9发布会上则认为,折叠屏手机的量产性还不够好,因为里面的电池少得可怜,手机折叠后,空间都被占用了。而在MWC后,小米产品总监王腾则说得更实在:小米目前还没有解决折叠屏手机耐磨性及平整度等问题,也没有考虑清楚应用场景。

“观战者”众,但不论是刷存在还是葡萄酸的心态,事实上,售价奇高的折叠屏手机几乎“吸引”了所有的手机厂商。

可以试想,如以华为Mate X为例,超过17000元的售价,若能实现100万台销量,便能带来170亿元销售额,这是一个疯狂的数字,但却并不是一个难以实现的目标。更重要的,对于华为手机均价而言,这是1台顶4台;这样的结果,对于小米等其他厂商来说,更是提高手机均价的“富矿”。

当然,过高的价格也成为市场质疑早期折叠屏手机销量的重要原因。技术的突破,产业链的完整,良率的提升,以及场景与应用的开发,仍然在告诉消费者,这个市场,仍然处在刚刚启动的状态。

先行者并不见得已经取得长足进步,但他们都看到了一个重要因素,那就是“炫经济”。炫酷的外形,足以撬动高昂的价格,这里面有着市场和自信的双重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在可折叠屏狂飙突进的时刻,苹果并没有及时跟进,在众多分析师眼中,苹果今年很难拿出新品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意味着,苹果将缺席这一场“可折叠屏”的战争。

屏幕是如何被掰弯的?

“炫经济”从来都难以成为产品立足的基石。这一场将屏幕掰弯的战争,是屏幕本身的重大技术突破,让屏幕变得更软、更轻、更结实,才是柔性屏产品的最大依仗。

从传统CRT电视到功能手机、MP4,再到如今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VR穿戴设备,伴随着智能硬件的发展,其重要的组成部分“显示屏”也实现了自身的产业链迭代。

在大头电视的年代,CRT技术主导着整个显示行业,但今天已很难一见。这是因为,CRT的缺点非常明显,主要依靠显像管的工艺设计,意味着屏幕越大,体积和功耗就越大,一个电脑显示屏便要占去一张书桌。技术改变了“痒点”,CRT逐渐被LCD屏所取代。

LCD,即液晶屏幕。用形象的说法来理解,其原理类似皮影戏,而液晶分子就是“皮影”,显示屏本身不发光,需要依靠背光板提供光源,通过改变“皮影”的形象来显像。

用两片玻璃板和其中的液晶分子,LCD解决了CRT笨重的难题。但随着技术的发展,LCD的缺点也逐渐暴露——需要由背光板提供光源,再加上玻璃背板的存在,便导致LCD屏幕无法做到更薄、更轻,尤其是在手机那么小的智能硬件上,便显得“厚重”了。而且,LCD屏幕的可视角度并不完美,不同观看角度的颜色会有偏差,有的角度甚至无法观看。

新的痒点滋生新需求和新技术,自发光的OLED屏幕走上舞台。

OLED是用非常薄的有机材料涂层涂在玻璃基板上,使其自行发光。但有机涂层等工艺具有非常高的技术壁垒,6层结构厚度也不到1毫米。

去掉了背光灯,也不用液晶分子来客串,OLED使屏幕厚度进一步降低,同时达到更高的色彩饱和度与亮度,解决了视角差异的问题。​

在技术实现突破后,OLED在产品端的应用之路走得却很艰难,它受制的主因和今天可折叠屏一样,成本较LCD屏要高出一大截。

2007年,三星生产了自己的第一块AMOLED屏。同年,乔布斯正式发布了第一代iPhone,将手机行业带入智能机时代,智能手机的大潮之下,需要更多优秀的屏幕。

按此逻辑,在智能化的推动下,OLED屏幕的应用应该如雨后春笋般崛起才对,但实际上,速度远远不够。它背后的原因,是OLED屏的量产命脉被产业巨头三星握在手中,身不由己,大部分厂商都无法将其迅速应用到消费级产品上。

直到10年后,苹果首次在iPhone X产品上使用了OLED面板,榜样效应以及OLED面板自身的成熟和产业链的竞争自由度上升,使其一跃成为行业头部厂商旗舰机的首选。也有消息称苹果将在2020年完全放弃LCD屏,全面启用OLED屏。

现在,拥有广视角、低功耗、高清晰度、反应速度快等特点的OLED早已成为了手机行业标配。

它的优点也绝不仅止于此,我们现在看到屏幕之所以能被“掰弯”,同样是OLED面板的功劳。

通过柔性膜进行封装的OLED面板可以弯曲,并且其弯曲特性,足以支持折叠时的弯曲半径。而柔性OLED屏和普通直屏OLED屏的区别在于,将保护层从玻璃盖板换成了高分子薄膜。

这样的技术与应用的率先突破仍然来自三星,它一直以来致力于电子产品的底层硬件技术以及全产业链的突破。

2014 年,三星尝试将柔性 OLED 屏幕技术用于手机屏幕。拥有单侧曲面屏幕的 Galaxy Note Edge 是第一款采用了柔性 OLED 屏幕的智能手机,一经推出便引发关注与热议。

此后,三星加大了柔性 OLED 屏幕的研发,并拉开了曲面屏手机的大幕。2017 年起,三星的 S 和 Note 双旗舰手机均采用了双曲面显示屏。

与硬性OLED屏的命运相似,柔性OLED屏虽源自三星,但得以在全行业内受到追捧,仍然归功于苹果。

2017年,那款具有新里程碑意义的 iPhone X,将“刘海全面屏”做到了当时的极致,为了实现宽度一致的极窄边框,苹果利用 COP 封装技术,将驱动 IC 贴合于背板之上,并对柔性屏幕背板底部进行折叠,才实现了我们如今所见的iPhone X“刘海”形态。

在这种过程中,柔性屏正是COP 封装技术的基础和前提。而 iPhone X 采用的柔性 OLED 屏幕也是由三星独家供应。

三星、苹果的强强联手,是柔性 OLED 屏幕的最强背书,也引发了曲面屏和COP封装技术的狂飙突进。LG、三星、华为、OPPO、TCL、小米等国内外电子产品厂商在2017年加紧布局OLED相关产业。2018年,OPPO Find X、华为 P20 Pro、Mate 20 Pro 以及全系 iPhone 新品,均采用了柔性 OLED 屏。

从全面屏之争开始,柔性OLED便已走到了舞台中央。

量变产生质变,柔性屏终于在今年被“掰弯”,而不再是曲面屏、COP封装等“小打小闹”,跃入折叠屏的“惊艳”。

折叠的背后是消费者的切实需求。

对于消费者来说,技术的突破并不直观,但是手机屏幕的外观改变则显而易见。

手机智能化所带来的使用频率和使用场景的提升,刺激屏幕从小屏向大屏转变,从3.5英寸的键盘机到6.5英寸的iPhoneXS Max,智能手机正有脱离“五指山”控制的势头。

在这样的情况下,折叠屏手机出现了。

如果说柔性OLED屏是手机能够被掰弯的技术基础,那么,消费者对大屏的需求,和大屏无法单手控制、难以随身携带之间的矛盾,就是折叠屏手机得以诞生的土壤——折叠屏不仅能将手机屏幕的大小直接翻倍,且依然能最大限度地保留便携的特点。

折叠屏不仅能将手机屏幕的大小直接翻倍,且依然能最大限度地保留便携的特点。

这便实现了折叠屏的第一个优点:大屏幕。

如今有部分智能机已经实现了“多任务”,但屏幕大小成为了多任务的头号敌人,几个界面挤在一个巴掌大的屏幕上,大大影响体验。

折叠屏正是硬件厂商在PAD之后推出的最新解决方案。展开后的折叠屏手机基本实现了Pad形态,解决用户最根本的娱乐和工作需求,更大的屏幕也带来了更好的视频和游戏体验,当然也支持多任务模式的体验……

在柔性屏的加持下,折叠屏手机的第二大优点便是不易碎。

没有了玻璃面板的遮罩,柔软的OLED面板被摔碎的可能性进一步降低。在苹果官网,iPhone XS MAX在保修期之外的屏幕维修费用高达2600元,为了保护“娇贵”的屏幕,多数用户都会给手机贴上一层厚厚的钢化玻璃膜,让辛辛苦苦把屏幕厚度降下来的手机厂商们哭晕在厕所里。

实际上,因为采用了更加轻巧的柔性膜替代了玻璃盖板,柔性屏防摔碎及磨损的能力已大大改变。

此外,由于去掉了玻璃盖板,柔性OLED屏的第三大特点便是分量轻。当然,这是在同样屏幕尺寸的前提下,可折叠的柔性OLED屏将会更加轻便。

大屏幕、不易碎、分量轻,给手机形态带来新可能的柔性屏,吸引了一众手机厂商,屏幕就这样被掰弯了。

据市场机构预测,OLED市场规模在2021年将达到768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32%;其中柔性OLED市场规模为566亿美元,市场占有率将达到73%。2018年,全球OLED手机面板出货量已达到4.4亿片,出货量同比增长3.4%。

看不见的硝烟

屏幕不是你想弯,想弯就能弯。

屏幕的核心技术来自于面板等上游厂商,手机厂商的研发能力,更多的是提供解决方案,如华为、三星所推出的外折、内折解决方案。

如果说产品端的竞争是剑拔弩张,那么,在产业链端的战事早已烽火连天。事实上,后者之间的战争,比手机厂商之间的竞争更加血雨腥风、惊心动魄。

正如上文所说,在手机屏幕的革变历程中,三星电子是绕不过去的一座大山。三星不仅仅是我们所看到的手机厂商,它在电子产品的芯片、屏幕等全产业链中的地位,领先全球。

在三星的提前部署版图中,韩国在电子产品的硬件全产业链中,举足轻重,即便是苹果,也难免经常看三星的眼色。在屏幕的变革中,三星同样引领了市场的潮流。

2010年,HTC发布旗舰机型HTC Desire,原计划采用三星的AMOLED屏。但当时正值三星的旗舰机型Galaxy S上市,为减少对自家产品的冲击,三星直接中止了合约,“战略性地减少”了屏幕产能。结果斐然,HTC不得不临时换屏。

手机终端厂商敢怒不敢言的背后,根本原因是三星技术的领先。但如果只是技术的领先,那便也谈不上战争,战争的背后,是三星对于产业链的掌控与锁定式的合约。

在柔性屏的供应链端,三星“买断”了日本Canon Tokki公司三年的设备出货量。不要小看这个买断,这家公司生产的是当时唯一能完成OLED屏幕蒸镀工序的蒸镀机。

2017年,Canon Tokki公司扩充产能至每年7台蒸镀机,但其中5台仍然要销售给三星,这不仅保障了三星的一家独大,更是直接限制了除三星之外整个市场的产能。

再比如,在掌握着产品良率的蒸镀掩模板上,三星也“掌控”着大日本印刷,致使其它竞争对手无法生产同等级分辨率的OLED。同样是直到2017年,大日本印刷和三星独供合同期满,京东方才与其签订了供应合同。即便如此,京东方依然只能获得30微米等级的掩模板,远低于三星的10~20微米等级。

还有一个例子,包括掩模板在内的更上游原料工厂日立金属,也一样与三星签订了独家供货协议,面临的情况自然也是如出一辙。

在掌控了上游、再上游和更上游之后,在供应链端“一手遮天”的三星才逐渐开始向手机厂商供应两代前的OLED屏。

自2014年起,智能手机疯狂PK谁更“苗条”,机身厚度一路降至4.7mm。自然,在这背后,主供应商三星OLED赚得盆钵满盈,仅仅是iPhone X便给三星送去了非常可观的超大订单。

优秀如苹果,也不得不被三星“敲竹杠”。痛定思痛的结果,是苹果在采用三星屏幕不到一年,便开始努力寻找替代方案。

在天量需求的刺激下,屏幕产业链的活力被大大激发,也带动了屏幕厂商在OLED屏领域全力突破三星的重重封锁。

目前,在屏幕一领域,亚洲形成了最强的产业布局。

在日本,有日本日东电工、住友化学、Canon Tokki、大日本印刷和日立金属金属等齐整的上游产业链布局。韩国拥有具备CPI盖板生产能力的厂商韩国科隆工业、韩国SKC,和为三星提供转轴的KHVatec等厂商。而全世界目前所有的柔性OLED产线都已经被中国的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华星光电等企业,以及韩国的三星和LGD承包。

据IHS Markit数据,2018 年Q3,三星在小尺寸的柔性 OLED 面板市场中,占有率达到了 94.2%,几近垄断。但是,随着中国厂商对上游技术的重视与支持,积极布局,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如今,中国厂商正以黑马之态竭力突围。

从2015年起,京东方、深天马等厂商相继宣布投建第6代AMOLED生产线,至2017年中旬,全球在建及规划建设柔性AMOLED生产线达18条,有11条属于中国企业。

其中,京东方仅2018年在重庆及福州的两条柔性屏生产线上的投资就超过了900亿元。如今,包括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华星光电、柔宇科技等在内的中国面板企业,在柔性屏领域的投资总额已经超过了3000亿元。

真刀真枪的交手正在改变竞争格局。

据IHS预测,到2020年,三星的OLED面板市场占有率将从95%快速下滑到52%;而第二名京东方将达15%市占率;韩国的LGD则以11%位居第三;深天马及华星光电则以5-6%分居第4、第5。

白热化的竞争与大量资本投入,推动了屏幕技术和产业的大踏步前进,但截至目前,柔性屏的应用仍处于早期阶段。

其核心原因仍在于技术本身,柔性屏难以量产,关键在良率。

在材料费上,普通OLED面板和可卷曲OLED面板的成本分别为394美元和488美元。但因良率导致的费用损失,普通OLED仅为76美元;可卷曲OLED则为1037美元。此外,折叠屏手机所需的铰链等技术,预测还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相对成熟。

低良率导致的成本高企,是华为和三星站上2000欧元的最主要原因。

硬件的突破尚需时日,对于智能手机来说,软件与应用端的演进,同样还处于前夜状态。

在软件端,折叠屏手机要求APP需要适配单屏和双屏间的变化,而较低的折叠屏装机量无法刺激开发者为其开发应用,这将极大影响用户体验。并且,手机系统也需要适应硬件变化,这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并不是一件小工程。三星便为此设计了全新的用户界面 One UI,以降低用户操作大屏手机的难度。

除此之外,续航、散热、厚度等问题也是折叠屏手机的拦路虎。

但技术突破只是时间的问题,随着技术的成熟,折叠屏的良率将逐渐提高,成本也将随之大大降低。

IHS预计,以6.2英寸的2960*1440柔性OLED手机面板为例,2016年Q1,该产品的综合良率为57.3%,但预计到今年Q4,其综合良率将提升至78.4%,促进综合物料成本下降26.9%。

就京东方而言,截至2018年Q3,其成都的生产线,综合良率已超过70%。根据预测,到2019年底,京东方的生产成本有望低于三星。

成本的降低会进一步打开柔性屏应用的大门,更广阔的市场不仅仅是在折叠手机所处于的C端,而是更多场景的B端。

在C端,除了智能手机之外,例如努比亚推出的智能手环等也将成为新的爆点,柔性屏将大幅增加手表屏幕的大小,其带来的优化比智能手机更加明显。此外,在衣服、包袋等穿戴设备上,柔性屏的应用也有异曲同工之处;而车载、家居等场景也有着更“蓝”的市场。

而除了2C的消费电子,在B端,柔性屏也有着更多的应用场景。在存量领域,如今所有搭载玻璃盖板的屏幕今后都可被柔性屏取代;而在增量领域,在所有曲面、不规则物体和墙面上的应用,将充分发挥柔性屏的特点,我们今日所见到的商超大屏可能很快就会被更优秀的柔性屏所替代;而在圆柱形墙面上,再也不会有由一块块小屏幕拼接而成的屏幕墙,而是浑然一体的柔性屏。

更重要的是,与5G、8K等所带来的底层技术之间的互相配合,将在内容、呈现形式等维度与屏幕形成合力,提升体验。

这样的变化当然也将进一步倒逼产业链,实现从LCD向OLED的全面跃迁。

而当下的2019年,可以定义为“柔性屏元年”,折叠屏手机只是吹响了号角,一个新屏的时代正呼啸而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