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0万台到1万台:百度兵败智能音箱市场揭密_半导体应用
×

登录 是一种态度

logo
手机
访问
公众
账号
󰀳 返回
顶部

从10万台到1万台:百度兵败智能音箱市场揭密

核心提示:百度希望扩大人工智能硬件业务,降低对搜索广告业务的依赖,兵败渡鸦科技对于其上述策略无疑是一大打击。除无人驾驶汽车等领域外,百度在搜索之外的其他领域进展都不顺利。在渡鸦H上的失败表明,百度多元化的目标似乎困难重重。

据The Information北京时间6月7日报道,百度去年初斥资约9000万美元收购硬件创业公司渡鸦科技时,公司高管希望这家智能音箱厂商能成为百度人工智能战略的关键。当其智能音箱产品在百度去年11月份的年度科技会议上得到重视时,渡鸦科技的中心地位似乎得到了巩固。

但仅仅数个月后,由于销售欠佳、对产品定位存在分歧——是面向高端市场还是大众市场,渡鸦科技的工程师接到通知,停止对渡鸦H的开发。百度最终只生产了不到1万台渡鸦智能音箱。据接近渡鸦科技创始人吕骋的人士透露,吕骋目前在考虑从百度离职。在去年末,百度软件人工智能工程师在全力开发由小鱼在家——百度持有部分股权的另外一家创业公司——开发的一款带有显示屏的低价智能音箱。

百度希望扩大人工智能硬件业务,降低对搜索广告业务的依赖,兵败渡鸦科技对于其上述策略无疑是一大打击。除无人驾驶汽车等领域外,百度在搜索之外的其他领域进展都不顺利。在渡鸦H上的失败表明,百度多元化的目标似乎困难重重。

渡鸦智能音箱被认为是百度版的Echo——亚马逊的智能音箱。百度把渡鸦智能音箱看作是其各项服务的中枢,例如搜索、地图、音乐、视频。但百度最终认为,在中国,像渡鸦H这样的高价智能音箱没有足够大的市场。

投资公司Daiwa资本市场科技和电信分析师约翰·崔(John Choi)表示,“要主导市场,拥有强大的智能音箱对百度来说至关重要,这是第一步。”

但百度缺乏硬件技术,在收购方面的表现也是好坏参半。例如,它曾以近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一家中国Android应用商店,但去年却以2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另外,去年从微软跳槽过来的人工智能大腕、首席运营官陆奇最近闪电离职,以及无人驾驶汽车部门高管的离职,都是百度在人工智能领域遭遇困难的信号。

为了揭密渡鸦智能音箱失败的原因,The Information采访了17名员工(包括现任和前任员工)和投资者。百度未就此置评。

年轻的创业者

渡鸦H是吕骋的“作品”,他在26岁时将渡鸦科技出售给百度。吕骋在英国利物浦大学学习数学和市场营销专业,2013年毕业。还在上学期间,他就创办了一个社交网络,帮助好友通过匹配各自的计划,找到时间聚会。他的第二个项目就是渡鸦科技,渡鸦科技开发了一款Flow软件,让用户可以通过语音访问移动应用。

渡鸦科技曾获得多家中国顶尖科技投资机构的投资,其中包括真格基金、DCM创投、经纬中国以及和玉资本。渡鸦科技的首款硬件产品是一款语音控制设备渡鸦H-1,能控制电视和空调等智能家电。渡鸦H-1没有采用百度的操作系统。

渡鸦科技在京东的众筹平台上推广渡鸦H-1,以吸引眼球。到2016年末,渡鸦H-1在京东众筹平台上总共销售了1047台,但半数的售价不足1元钱。

2016年夏季,渡鸦科技考虑新一轮融资,以扩大业务。吕骋经人介绍认识了百度高管,当时百度希望在人工智能和硬件领域寻求新商机。百度联合创始人、CEO李彦宏与吕骋见了面,表达了对他的认可。来自李彦宏妻子马东敏的正面评价,进一步提高了吕骋与百度合作的可能性

2017年2月,百度与渡鸦科技达成收购协议。渡鸦科技放弃了早期的智能家居产品Raven H-1,开始开发最终被称为渡鸦H、搭载百度人工智能操作系统DuerOS的智能音箱产品。

基本上在同一时间,百度从微软挖来人工智能大腕陆奇,并任命他为首席运营官。吕骋则被任命为人工智能硬件业务负责人,顶头上司就是陆奇。

最初,一切都顺风顺水。据一名知情的前员工称,百度给予渡鸦科技的预算为2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营销和生产费用。据两名渡鸦科技员工称,当时的目标是试生产5-10万台渡鸦H智能音箱。

阻力

但据多名前渡鸦科技员工称,他们很快面临来自百度的阻力。两名前员工透露,他们被告知削减营销预算和首批智能音箱订单。

据百度和渡鸦科技员工回忆,百度“变心”的至少部分原因,是百度管理高层和吕骋之间的分歧。知情人士透露,百度管理高层希望开发一款廉价的大众化智能音箱,吕骋则希望开发高端产品。据一名员工称,他坚持精雕细琢,例如使用彩色塑料而非喷漆,即使出现刮擦后产品依旧会保持原来的色彩,这不仅拖累生产时间,还造成成本的上升。

吕骋还希望在智能音箱顶部设计独立的LED触摸屏,可以用作遥控器。这种设计带来许多挑战,也给软、硬件工程师增加了工作量。

吕骋一直想开发一款像苹果iPhone那样、他所谓的“权威产品”。他聘请瑞典设计公司Teenage Engineering,设计渡鸦H的设计和功能。员工称,由于渡鸦科技与制造商商谈如何满足吕骋的高标准,这款智能音箱的生产多次跳票。

日趋激烈的竞争

去年11月,阿里巴巴和小米推出了价格低得多的智能音箱产品。渡鸦H的售价高达265美元,远高于小米的93美元和阿里巴巴的78美元。参与渡鸦H项目的人士称,百度管理高层对渡鸦H能与竞品竞争失去了信心。

夏季,渡鸦H试生产目标被缩减。

去年双11,阿里巴巴更是把智能音箱价格由78美元直降至15美元。据阿里巴巴称,它销售了100万台智能音箱。

据一名前员工称,5天后百度举办开发者大会,吕骋作了主题演讲,但当时渡鸦科技只拿出了原型产品。吕骋表示,他意识到其他智能音箱价格很低,但坚持渡鸦H应当是一款高端产品。

但百度高管对吕骋策略的怀疑越来越强烈了。据公司内部人士称,百度把渡鸦H的生产目标进一步缩减至1万台。订单的缩减促使代工制造商重新与百度谈判合同。

一名前渡鸦科技员工称,“百度不懂硬件业务,最初订购10万台,中途缩减订单是行不通的。”

据一名知情人士称,百度还开始削减渡鸦科技的营销预算,甚至削减到不足最初承诺的3000万元人民币的一半。两名前渡鸦科技员工和一名百度员工称,百度也不再帮助渡鸦科技推广智能音箱产品。

糟糕的发布

渡鸦科技在北京的发布会表现糟糕。去年11月一个寒冷的周末,渡鸦科技在北京一家高档商场内发布了渡鸦H智能音箱。虽然吸引了大批人群围观,但观众却不能试用渡鸦H:产品被陈列在一个玻璃罩内,就像是昂贵的珠宝一样,它甚至连电源线都没有插上。

发布会在公司内部引发了争论。一名员工在公司内部BBS上发文,对渡鸦H发布会进行了尖锐批评,后来这篇帖子被删除。吕骋在回应批评时表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发布会现场没有WiFi和电源,再加上天气糟糕。在一周后的上海发布会上,渡鸦H插上了电源,而且可以正常使用。

虽然内部产量目标去年11月就被大幅缩减,渡鸦科技员工仍然全力备战国际消费电子展。一名员工称,营销团队加班加点地工作了1个月,整个团队经常要到凌晨才离开办公室。他们的努力最初似乎得到了回报:《华尔街日报》、The Verge和《连线》都把渡鸦H称作是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最好的产品之一。

但这些好评不足以平息百度内部对渡鸦H曲高和寡、不会得到大多数消费者青睐的担忧。百度曾投资1.3亿美元的另外一家创业公司小鱼在家开发出了一款带有屏幕的智能音箱,百度认为这款产品比渡鸦H更有前途。根据协议,小鱼在家的这款智能音箱今年3月份以百度品牌推向了市场。

就在百度把重心放在小鱼在家的产品上不久后,渡鸦科技团队进行了大幅重组,吕骋的职位也发生了变化。从事渡鸦H开发的大多数员工转岗到了百度其他部门,渡鸦团队更名为渡鸦工作室,规模由最初的约80人减少至10人,仍然由吕骋负责。

渡鸦H依旧步履蹒跚。一名员工表示,仍然有约10名员工在开发这款智能音箱,对配套应用进行维护,尝试通过网络销售产品。

渡鸦科技一名高管为渡鸦H项目进行了辩护,称它的目标就不是与廉价智能音箱竞争,表明百度也能开发硬件,它就成功了。

百度还在尝试自己开发智能音箱产品。据知情人士透露,新上任的百度硬件生态链业务部门掌门杨永成,之前曾开发小米智能音箱,目前正在开发一款廉价智能音箱产品。

0